所谓理想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理想,于是每个人也在不同的地方挣扎。


   有的人想成为海贼王的男人,有的人想成为海贼王的女人,有的人想着征服全世界,有的人只想着一亩三分地老婆孩子热炕头,有的人求生不得,有的人求死不能。


   我也有很多所谓的理想。


   我梦想着四十岁退休,开一个带着咖啡吧的书店,每天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忙碌的身影,和进来的看客聊一聊他们的生活,遇到有趣的人就请他们喝一杯。倘若春光明媚,早上也可打烊。“对不起,店主出去晒太阳了,今天关门不做买卖。”


   我梦想着给我父母更好的生活,带他们去看更大的世界。常伴他们左右,不是自己恋家,只是希望他们能够幸福。人生是一场接力赛,我想做到,在任何时候都可以说,儿子这一棒目前跑的还可以,并且会一直跑下去。


   我梦想着和心爱的姑娘,一起去青海戈壁,那里有全中国最纯净的天空和最密集的星辰,我们并排着躺在广袤的戈壁滩上,一句话也不说,默默的享受这无垠的宇宙和无限的永恒。眼里是满的,心里也是满的。


   我梦想着有一口流利的英语,可以打一个背包走遍欧洲十国,听听形形色色的不同的观点,被各种文化无情的冲击和蹂躏,和各种肤色的地球人尽情的侃大山。最好他们用的是中文而我说英语。“什么?你老家是开普敦的?真是个好地方。”


   也有随着时间改变了的。 原来想得到所有人的肯定,后来却发现这件事情毫无意义。一生没多长,不必讨每个人的欢心,该骂的就痛快地骂,该闭嘴就赶紧闭嘴,何必每天纠结。别人的看法对我远没有我想的那么重要,或者说,根本不重要。对于那些说诶呦这孩子真聪明性格好白白胖胖真可爱的称赞,其实我想说你没话说可以不说的,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我们还不如聊一聊怎么收复台湾的问题。在我看来,这些一切的一切都不如一句“和你聊天很开心”给我带来的快乐和满足。我从来都没什么远大的理想,大红大紫出人头地,我只希望我的墓志铭上能刻着,一个有趣的人睡在这里。


    岁月是把杀猪刀。马云说过,理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但理想的魅力或许不在于实现,理想之所以为理想,是因为它不易成为现实。相比结果,更重要的是每天是否走在通往理想的路上,是否没有虚度此时此刻的光阴。 


    愿各位都能早日到达理想的彼岸。


评论

© 赵璟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