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猴


“悟空,带此金箍试炼,绝七情,断六欲,六根清净得大智慧。入我佛门,护送唐僧来西天取经,你愿是不愿。”


“我愿。”


1


石猴最喜欢的就是远处那个果园。


果园里最喜欢的就是那个梳两个小辫,每次都在树下气急败坏的,叫做红莲的姑娘。


“又是你,你给我下来!”


猴子做个鬼脸,翻身下树。


“人中长了不起啊,抓住你好几次了,每次不干活偷吃都是你。诶,你这面相不像这里人啊,你哪里来的?”


“东胜神洲傲来国,花果山水帘洞人士。”


听到这里,姑娘的眼中闪出一阵兴奋,“这么说你是外面来的咯,我自记事起就在这桃园,不曾出去半步,外面是不是全是桃树?”...

2016-03-10

少年心

什么是少年心?


想着见着喜欢的姑娘,准备了一肚子的开场白,起承转合抖包袱,脑补一下姑娘笑的花枝乱颤的模样,心头泛起一阵满足,然后真见到的时候一个字都憋不出来,面面相觑只剩下欲言又止的傻笑,这是少年心。


以后要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燕雀安知鸿鹄之志,我命由我不由天,功夫不负有心人。徘徊在社会主义接班人与彻底投入美帝怀抱的两难境地之中,想着要为劳苦大众做点什么,不管自己也是劳苦大众里面的一个,这是少年心。


看完金庸顿时感觉自己令狐冲杨过张无忌乔峰段誉一起附体,浑身燃烧着的都是冲天的怒气和磅礴的内力,恨不得抬手就让隔壁班的小瘪三飞出三丈之外,然后留给自己的任盈盈小龙女赵敏王语嫣一个潇...

2016-03-10

娱乐至死

“有两种方法可以让精神枯萎,一种是奥威尔式的——文化成为一个监狱,另一种是赫胥黎式的——文化成为一场滑稽戏。”——尼尔波兹曼《娱乐至死》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占据人们眼球的成为了无穷无尽的娱乐业,仿佛一场全民加入的狂欢,愈演愈烈。以至于弹出的腾讯新闻都由世界冲突变成了某某女星和某某男星传出花边新闻,或者再补一句某峰的头条再次失守。

开始时候我往往选择看一眼标题然后打个×,再后来不看直接打个×,但突然有一天我感觉有一点不对劲,仔细一想不由得惊叹于编辑的无耻。你如果去问小编这样的新闻有什么意义,他们估计会反过来嘲讽你,当然没意义。标题党没营养,编辑比谁都清楚,但是只有这...

2016-03-10

贴标签

         我曾经也活在一个非黑即白的世界里,愣愣的瞪着眼看着屏幕上闪现的人,然后下一个定义,这是一个好人或是坏人,然后心满意足的关掉那个虚构的世界。但是这个方法并不妥当,随着年龄的增长,接触的世界也随之变化,除了动画里简单粗暴的人物设定,生活里更多的是处在灰色的东西,你说不清它是对是错,于是变得迷惘而失去了判断的坐标。
         后来我一点一点把自己看人的坐标重新搭起,除了好坏又加了一些其他纬度,大到面...

2016-03-10

所谓理想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理想,于是每个人也在不同的地方挣扎。


   有的人想成为海贼王的男人,有的人想成为海贼王的女人,有的人想着征服全世界,有的人只想着一亩三分地老婆孩子热炕头,有的人求生不得,有的人求死不能。


   我也有很多所谓的理想。


   我梦想着四十岁退休,开一个带着咖啡吧的书店,每天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忙碌的身影,和进来的看客聊一聊他们的生活,遇到有趣的人就请他们喝一杯。倘若春光明媚,早上也可打烊。“对不起,店主出去晒太阳了,今天关门不做买卖。”...

2016-03-10

屠龙勇士

          兄弟啊,你只想着屠龙的传说,忘记了脚下的路,披荆斩棘达到目标,然后发现公主不过是个如花,离似玉实在是有些距离,于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开怀畅饮抹嘴归。一路砍过来身后的血流成一摊,然后看到公主吓得尿了一地,便一刀剁了公主,甩一下满头飘逸的长发,一把抹开被血污了的眼睛,头也不回的踏上了归乡的路。乡人问你去了哪里,是否看到传说中公主让人不可自拔的容颜,你只淡淡的说一句,去他妈的爱情,然后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2016-03-10
2 / 3

© 赵璟浩 | Powered by LOFTER